i
散人一只,就是爱那些大自然的山山水水.我只是个按快门的孤独症患者

2015,春,约旦,瓦迪拉姆。

瓦迪拉姆因为电影阿拉伯的劳伦斯的拍摄而名声大噪。这是一片荒芜之地,贝度因人世代在此生活。他们与沙漠好似有着无声的默契,世代在此繁衍生息。

晚春的沙漠已是酷暑难耐,白日里的温度早已是让人窒息。直到入夜之后,温度才变的温和些许。而贝度因人在晚饭之后也会升起篝火,围坐在一块儿,谈天说地。在这样没有网络,没有信号的沙漠之中,或许谈天说地也是一种极好的打法时间的办法。漫天星辰也随着夜幕的降临冉冉升起,成为了天空的主人。大家坐在一块儿,聊着旅行,聊着梦想,聊着事实。人与人的距离变的很近。人与自然的距离,也变的很近。

我们都习惯了网络社交,变的离不开手机,相聚而坐之时也都是各自拿着手机低头刷新着。或许只有在这样与世隔绝之时,才能真正放下手机,和朋友聊聊天,抬头看看天,和自己静下心来说说话。网络让我们之间的距离变的如此之近,也同时让我们变的如此遥远。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南极到北极,也不是喜马拉雅之巅到马里亚纳之渊;而是相对而坐,却各自忙着刷手机。暂别网络世界,去和爱人道一句早安,去和朋友聊一夜往事,去和家人吃一顿饭,其实也是挺好的。


评论
热度(121)
  1. 阿郎木初RumYu.Saunato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阿郎木初RumYu.Saunato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民斌的博客RumYu.Saunato 转载了此图片
  4. 空灵骑圣RumYu.Saunato 转载了此图片